“年度十大热歌”榜单引发论战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广欣

因为一份年度十大热歌榜单,网上又掀起一场论战。在上周日落幕的第三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上,《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醒不来的梦》《踏山河》《千千万万》《沦陷》《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清空》《执迷不悟》十首歌曲被评为年度十大热歌。

十首歌曲均是网络神曲,有音乐博主因此感叹华语乐坛要完犊子了,也有网友表示看歌单一脸懵圈,听旋律才想起是刷短视频时经常会听到的配乐,那确实挺热的。但大部分业内人士则没有那么悲观。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就此采访到乐评人邮差和音乐人吴欢,听听他们如何分析这个问题。

现象

十大热歌引发热议

十大金曲悄无声息

本届TMEA音乐盛典共评出20首年度歌曲,包括年度十大热歌和年度十大金曲。后者看起来就正常很多:蔡徐坤《感受她》、摩登兄弟刘宇宁《天问》、莫文蔚《这世界那么多人》、R3hab/蔡依林《Stars Align》、时代少年团《要你管》、吴青峰《如果声音不记得》、徐佳莹《不舍》、薛之谦/郭聪明《耗尽》、周深《和光同尘》、赵英俊《送你一朵小红花》。无论是实力派还是流量派,这些歌手均被视为艺人,活跃在主流视野中。

在乐评人邮差看来,将热歌和金曲分开评选是一种折中的做法。2019年首届TMEA音乐盛典仅设有年度十大金曲奖项,当年的评选结果颇为尴尬:仅有由胡夏和郁可唯演唱的《知否知否》是传统流行音乐工业的产物,其他如《等下一个他》《往后余生》等九首歌曲均是网络歌曲。因此,TMEA音乐盛典从第二届开始分设年度十大热歌和年度十大金曲两个奖项,虽然TMEA没有公布评选标准,但两份榜单可以看出明显区别:十大热歌以播放量、热度为导向,十大金曲则明显偏向传统流行音乐工业。通过分设榜单,TMEA试图同时兼顾各方口味。

但是,为何今年十大金曲悄无声息,十大热歌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方面,今年的十大金曲不够热:回顾第二届的十大金曲榜单,有凭借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而出圈的《无价之姐》、有爆款剧《想见你》的主题曲《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更有周杰伦的《说好不哭》、蔡徐坤的《情人》、李荣浩的《麻雀》……对比起来,今年的十大金曲就显得弱势了不少。另一方面,网友对十大热歌的口诛笔伐,同样也反映出一种苦流量久矣的集体情绪。邮差认为:网络神曲占据了我们的生活,在今年的确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同时,一些音乐博主抓住‘十大热歌’这个热点做文章,经过他们的发酵后,引发了更大范围的讨论。

在邮差看来,TMEA所评选出的年度榜单并不能代表华语乐坛:在版权分属的背景下,TMEA其实相当于腾讯音乐集团的年会,比如,今年万能青年旅店的新专辑卖得很火,但TMEA当然不会给他们颁奖,因为他们是网易云音乐独家的。

分析

市场进一步分化

热歌受众成主流

此次年度十大热歌的争议,其实指向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谁来定义一首歌好不好?不少评论都痛心疾首于华语乐坛的堕落:比流量明星占据榜单还糟糕抄袭、土味、伪古风、低质量翻唱、裁缝……

流行音乐的用户存在‘沉默的大多数’,他们会听歌,但不会在网上发声。邮差分析,其实从业内的角度来看,‘十大热歌’才是主流。比如《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真的是亲朋好友、三姑六婆都在听,这些‘热歌’的受众是客观存在的。而不同受众之间的隔阂并非今天才有:从《老鼠爱大米》《2002年的第一场雪》等首批网络歌曲到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月亮之上》等广场舞神曲,这些以草根为标签的歌曲和歌手都曾引起巨大的争议。但当听这些歌的人成为了网络的主流用户,事情便有了变化——以凤凰传奇为例,他们近年来活跃在各大音乐综艺上,翻唱的《海底》在B站获得超过2700万次的播放量,其表现得到了不少网友的称赞。

在不同的情境下,如今的华语乐坛有着截然相反的两种面貌:有人说华语乐坛百花齐放,有更多音乐人愿意尝试不同的曲风,拓宽华语音乐的边界;也有人说洗脑神曲的声量越来越大,劣币正在驱逐良币。是什么造成了金曲和热歌的割裂?邮差分析,这得归结于市场的分化。在音乐平台上存在着两个世界:一个是走下沉路线的热歌,点击量高、基本盘大,为音乐平台贡献了可观的日活数据;另一个世界则由当红艺人和歌手组成,他们采用更专业化的方式做音乐、发专辑,当中不少歌曲都要收费。免费和收费成为一道明显的分水岭,当红歌手做音乐已经不太需要顾及市场,因为粉丝买单的能力已经非常强。像蔡徐坤等年轻一代的歌手,他们做歌其实已经非常自我。而大部分听歌的人,其实是不愿意花钱的。这就导致一个现象:一个明星红不红,与他们的音乐听的人多不多,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大数据造就热歌

算法有利也有弊

TMEA评选出来的年度十大热歌以播放量和热度为导向,其中《云与海》《执迷不悟》《沦陷》《清空》《白月光与朱砂痣》等歌曲均是酷狗音乐星曜计划的力推歌曲。跟许多音乐人扶持计划不同,星曜计划的目标非常明确——孵化爆款。该计划的代表作就是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少年》:被系统选中之后,酷狗音乐花了大力气推广这首歌,尤其注重与短视频的合作:这首歌被应用在各种各样的短视频中充当背景音乐,不仅有手势舞、翻唱等创意视频,连新华社、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等主流媒体也用这首歌为短视频配乐,这首歌因此顺利出圈。

作为一名音乐制作人,广州本土音乐人吴欢并不认为此次的年度十大热歌真如舆论所说的那么粗制滥造:据我所知,这些热歌的制作还挺不错的,包括选择谁唱、歌曲的曲风、编曲的风格都有讲究,并非前几年那样,随便上传一首demo歌曲就能红。只是说这些歌曲是奔着火、流行去的,所以做成了现在的样子。而邮差也认为,爆款歌曲的制作已经接近流水线工作,一些音乐公司已经掌握了爆款密码:这次的十大热歌中,有好几首歌都来自同一个公司,说明他们已经摸准了套路。

吴欢也是参与星曜计划的音乐人之一。他认为,这个计划弥补了许多音乐人的短板:很多音乐人在宣发推广这一块是挺薄弱的,现在有专门的团队去做这件事,其实对音乐人来说还是挺好的。在吴欢看来,短视频对流行音乐的影响无可避免:就像当年的彩铃,现在的歌要靠短视频带火。大家总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更多人知道,短视频那么火,我们肯定希望借此让作品传播出去。他坦承短视频强调15秒洗脑旋律的确会影响歌曲的完整性,但短视频也能让更多原创音乐人冒头:要做出好歌,一方面要靠音乐人自身修养的提高,另一方面也需要平台方、制定政策的部门起到把控、监督的作用。

编辑:王俞

收藏
0
有帮助
0
没帮助
0
打赏
0
admin

1666 作品
1 粉丝
关注TA

最近作品